:::

轉個念,讓生活更精采

分享到Facebook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google+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twitter (點擊另開新視窗)   分享到微博 (點擊另開新視窗)

轉個念,讓生活更精彩

口述/阿琴    撰文/社區關懷融合處王思涵  圖片提供/社區關懷融合處

   

    「發病那年,雖然在家待了幾個月,但是想想,兩個孩子還小,仍需要我的照顧,我怎能放任自己一直待在家自怨自艾?」被迫勇敢的阿琴這麼說著。

    阿琴因視網膜色素病變造成右眼在民國90年退化至視力值0.02,雖然左眼還有視力,但得知自己將會全盲,心中莫名的產生恐懼。103年拿到手冊後,開始積極對外尋求資源,透過定向課程的教學,學習使用手杖從家裡到重建院,來院後參加了口琴、國標舞、瑜珈等社團課程,上課時會主動幫助視力比自己更差的同學,因此被推選為口琴班的班長呢!

    在阿琴鑑定為視障後,阿琴的媽媽覺得她單親得撫養兩個小孩,視力又會逐漸退化,心裡一直很內疚,讓阿琴感到壓力很大,因為要裝得很堅強,假裝所有事都可以自己來,就像有次東西不小心掉在腳邊,媽媽看著自己找不到東西,而更加的擔憂。透過重建院老師的開導,以及介紹閱讀柯明期老師的「蛻變」一書,讓阿琴重新思考與媽媽及小孩之間的溝通,學習如何調整心態一起面對。

105年5月時,在惠光導盲犬學校的協助下,阿琴與導盲犬sunny進行配對,對於阿琴的媽媽來說,已無法接受女兒逐漸退化的視力,更無法認同使用導盲犬。但在sunny的協助下,阿琴可以自己安全的到達目的地,媽媽漸漸發現牠的存在意義,也讓家人之間的向心力越來越凝聚,慢慢地接受sunny,現在家中出去聚餐之前,媽媽甚至會比阿琴更早打電話詢問店家導盲犬是否能進出,儼然已將sunny當成了家人!

    拿手冊那年阿琴正在準備蝶谷巴特的證照,沒想到證照拿到手冊也跟著拿到,因為視力的受限,對顏色敏感度降低,常會調錯顏色,一度很沮喪,本來期待拿到證照後做蝶谷巴特的教學,卻因無法辨別色彩,擔心調不出學生要求的顏色,只能放棄教學。阿琴說:「那時候非常的難過,不過現在想想卻覺得如果不能做教學也沒關係,可以將一個很普通的東西變成美美的作品,也讓自己覺得還有價值。」

「你問我接受自己是一個視障嗎?」阿琴搖著頭說:「其實還沒!在沒帶導盲犬的情況下我反而不願意拿白手杖,因為不想被貼標籤,如果別人投以異樣眼光時,心裡仍會不舒服,障礙依然過不去。但視障後的生活反而很開心,因為可以涉略到很多不同的事物,以前可能會沒興趣,覺得何必浪費時間和金錢,現在卻願意嘗試政府單位的免費資源,有口述影像電影、音樂會等,可以去聽去看,身心都會很放鬆,生活也變得更加多采多姿。」

    來到重建院的阿琴,認識很多同學,她說:「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經驗,也學習到如何快樂的看待自己的人生,與大家分享生活、共同勉勵,是現在最快樂的日常。」

在口琴班認真練習

在口琴班認真練習

在瑜珈班伸展身體

在瑜珈班伸展身體

在休息時間請教老師口琴的吹奏技巧

在休息時間請教老師口琴的吹奏技巧